別高估了愛情!她罹癌「捨命生子」走後一年「丈夫再婚棄養兒子」 網友歎:你的愛值不值?


#人間世張麗君去世一年丈夫再娶#

要不是重新被提起,有人在抖音里刷到了張麗君老公韓詩俊再婚的消息,張麗君這個不幸的女孩恐怕早就被人忘記了。

2015年有一個紀錄片叫《人間世》,其中有一期節目讓人印象深刻,裡面的主人公名就是26歲的張麗君。


上海姑娘張麗君從小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,捧在手心中長大,她和丈夫韓詩俊相愛,結婚沒多久就懷孕了,但是不幸的是在她懷孕五個月的時候被查出患有胰腺癌晚期。

她得知自己時日不多,可是她希望自己能留下孩子,因為她愛孩子,愛自己的丈夫。

張麗君說:「就算生命終結了也應該把他帶到這個世界上來看看,好歹我也活了26年了,他還沒來世界看過一眼。」

他們剛剛新婚不久,門上的喜字還沒有摘下來,她就得了胰腺癌,發現的時候她的肚子里懷著5個月的寶寶。

Advertisements

醫生說如果想儘快治療就要放棄孩子,如果保孩子這個病就會延誤最佳治療期。

張麗君在反覆求證醫生這個病不會遺傳給孩子,得知肚子里的孩子是安全健康的,她選擇留下這個孩子。

這個孩子七個月早產了,只有一公斤重,張麗君看到孩子的第一眼的時候幸福地流下了眼淚。

她說為了孩子就算一命抵一命,也值了!

這件事情的後續是什麼?

在張麗君捨命產子去世一年後,她丈夫再婚了,而且丈夫把他們的孩子過繼給了堂姐。

Advertisements

人死不能復生,張麗君和老公是相愛的,這個從節目中所有人都能看得出來。

從得知她生病以來,她的老公就不離不棄地隨時陪在身邊,喂她吃飯,給她講故事,逗她開心。

她害怕化療掉發,他就也剃了個光頭陪著她。

她想出國去看看,他就賣掉了家中的一套房陪著她出國去一邊旅遊一邊化療。

只要她想做的事,他都儘力去滿足,從來沒有怨言。

但是終究時間還是模糊了記憶,還是高估了人性和愛情,她剛走一年,他就送走了她為他捨命生下來的娃,另娶新娘進家。

Advertisements

在紀錄片里,張麗君說過:「如果媽媽不在了,有誰可以代替媽媽,我不放心啊,我不放心任何人照顧他,我就想我活著的時候有哪個人讓我感覺可以替代我,我老公才27歲,我26歲,我不可能就這樣叫他一輩子就一個人過,他老了也要有人陪。」


你覺得你老公會沒人陪嗎?你死了他還能再娶一個,誰又會記得你呢?

老婆走了,丈夫再婚是可以讓人理解的,但是為什麼要把孩子給過繼呢?

有一個網友評論說:「當你走了,你捨命產子的孩子沒準會成為他再婚的絆腳石,所以為了再婚,他選擇將孩子過繼。」

Advertisements

看見了嗎?多麼諷刺的現實,女人剛走不到一年,男人就把她捨命生下來的孩子送走了,還娶了新娘,忘記了她。

當別人都在為張麗君感覺不值,我卻更心疼她拖著病重的身體強裝笑容給兒子錄好18年生日祝福,可能她的孩子再也看不到了。

孩子被送養,就算是姑姑,也不會希望孩子知道自己的身世,可能這件事會被隱瞞一輩子吧。

看著往日的視頻,為了顯得喜慶一點,張麗君特意穿上了紅上衣,為了臉色不那麼蒼白,她還化了一點淡妝,她在鏡頭前微笑著給孩子錄生日祝福。

這個祝福在她生病期間一直堅持,看著鏡頭前日漸消瘦的她,慢慢頭髮也掉光了,最後骨瘦如柴,額頭上還露出一個青筋包,但是鏡頭前她依然在笑,她說:「要讓兒子為我驕傲,都長大了,媽媽還這麼年輕漂亮。」

Advertisements

《人間世》另一位抗癌媽媽上海女博士閆宏微,許多人曾為她不屈命運的堅強樂觀打動,為她丈夫吳載斌的情深義重,不離不棄感動。

然而,人間的真情還是不能打動上天,去年的3月18日,閆宏微還是帶著對紅塵的無盡眷戀,對父母丈夫孩子深深的不舍,永遠的走了。

Advertisements

轉眼一年過去,閆宏微丈夫吳載斌的一篇博文,又一石驚起千層浪。文中寫到:

親愛的,我曾以為茫茫人海里我找不到像你一樣對我好的人了親愛的,我生病了在我感到沮喪,一片陰霾的時候她帶上陽光走進了我的世界親愛的,我戀愛了她是善良勇敢的白衣天使剛從武漢歸來的人民英雄親愛的,往後的日子我把思念留給你,把愛給她

閆宏微走了,吳載斌在微博中寫道:「從靈魂深處噴湧出來的悲傷,根本無法抑制。」我相信,彼時的他,蝕骨的痛苦一定是真實的;閆紅微離去一年,吳載斌又寫道:「親愛的,我戀愛了。」我相信,此時的他,甜蜜宛若新生,也是真實的。

Advertisements

新的戀情,新的婚姻可以撫平喪妻的創傷。喪妻之痛可以彌補。

然而一年過去了,對於閆紅微的父母和女兒來說,喪子喪母之痛是永遠無法撫平磨滅的,人沒了就是沒了,餘生沒有女兒養老送終,沒有母親陪伴成長,這份缺憾是永遠無法代替彌補的。對於一個幼小的孩子來說,更是改寫了一輩子的命運。

閆宏微是一個特別堅強樂觀的女人,即使病痛難忍,她也會自我調侃:「我打了這麼多的化療葯,你說血管都快打沒了,血管都找不到了,這個東西一點都不作效,它們也是神了,真是不愧是我的癌細胞。」還「想要改造自己的癌細胞,讓它變得聰明一點。」經常和癌細胞對話,「你要是聰明,就別長太快,不然我死了,你不也就完了?」

但即使堅強如她,面對孩子時一樣顯露出少有的脆弱。當她去醫院做化療,和病友聊起3歲女兒時,瞬間淚流滿面。她說,「我就不能聽人家說小孩,不說孩子我怎麼都沒事,一說小孩我也很難過。」

孩子是閆宏微最深的不舍和牽挂。

電影《只有芸知道》裡面有一段台詞:人到中年,失去另一半,留下的那一個,苦啊!

但是電影只講對了一半,其實走的那一個更苦,她的所有不甘所有不放心,餘生都沒有辦法慢慢來了。

對於留在這個世界上的父母和孩子,該是多麼牽挂和不舍!


人生三痛:幼年喪母,中年喪偶,老年喪子。最慘應該莫過於幼年喪母。

有了後媽就有了後爸,是老輩子留傳下來的一句話。媽媽早逝,爸爸再娶,如果後媽帶來一個孩子或是再和爸爸生一個孩子,那自己就成了外人。

看到很多人為張麗君不值,覺得她不該放棄生命也要生下孩子成全老公,但是事情沒發生在自己身上,我們永遠不會感受到她的痛並快樂和幸福,在她生命的最後時光里,她感受到的應該是快樂和圓滿吧。


也許,人間不值得,但是愛的延續卻值得!

人啊,別高估了愛情,別低估了人性!

本文話題:再婚可以,但是為什麼要棄養自己的孩子呢?歡迎留言說說張麗君的老公為什麼要棄養孩子?

文/木子默


王傑一生坎坷真的累了!從小被棄養「20歲成單親爸」 與前妻離婚「10幾年不見兒」:我想當好爸爸

過去的演藝圈實在是太美好了,誕生了許多為人稱道的傳奇,即使已經過了這麼多年,還是在許多粉絲心中閃閃發亮。


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華語樂壇,是一個群星閃耀、天王輩出的時代。

誕生了最奇幻多變的音樂風格和超一流的音樂歌手,王傑便是其中之一,他的傑式情歌風靡這個亞洲。

一身放蕩不羈的性格,漂泊不定的命運,歷盡滄桑的嗓音,成就了獨一無二的王傑,氣勢遠超「四大天王」。

他的歌聲曾陪伴幾代人,成為我們最美好的回憶,不過去年卻被人用相當不堪的言語謾罵,令人唏噓不已。

如今他雖已不在江湖,但江湖中一直都有他的傳說。

01

「我的人生是一本不忍卒讀的書,命運把我裝訂的極為拙劣。」

范雨素這句話用在王傑身上非常貼切。

1962年,王傑生於台灣,上有一兄兩姐。

父親王俠是邵氏公司的著名演員,從小在片場長大的王傑,3歲起就出演電影,曾演過《洪熙官》裡的洪文定。

父母關係一直不好,經常吵架,父親喝醉了,王傑就成了出氣筒。而他和母親的關係更加糟糕,某次更害他差點失去性命。

長大後王傑一臉憂鬱,或許和他童年的經歷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。

12歲那年父母離婚,他心想再也不用遭受這種家庭壓力了,但其實真正的苦難才剛剛開始。

母親帶著哥哥去了台灣,父親帶著兩個姐姐緊隨其後,而他則被寄送到香港的一家教會慈善學校。

從那時候開始,父母再也沒有回來看過他,也沒有給過他一分錢,王傑成了一個無人看管的孤 兒。

苦難的經歷,讓他的心智格外早熟。

14歲時就寫下人生中的第一首歌《娃娃在哭了》,他用稚嫩的歌聲表達著內心的悲哀。

而唯一讓他感到溫暖的是,他和患有重病的13歲混血女孩成為好朋友,兩人是在一次舞會上認識的。

或許是對彼此遭遇的感同身受,又或許是在冷漠的世界大家都需要溫暖,兩個孤獨的靈魂相愛了。

這是王傑出生以來最快樂的一段時光,可沒多久,安妮就隨父母回美國,他們約定一年後再見。

但到了約定的時間,卻只傳來一聲噩耗:

安妮在一場交通意外中走了。

那是王傑第一次感受到了「 生命原來是如此脆弱的」。

初戀的美,就在於它的殘缺和難忘,後來為了紀念這段逝去的初戀,他創作了經典曲目《安妮》。

安妮,我不能失去你

安妮,我無法忘記你

安妮,我用生命呼喚你

永遠的愛你

王傑用幽怨悲痛的歌聲,一遍遍痛心疾首的呼喚讓人動容,唱者心碎,聽者落淚,心情久久不能平靜。


02

17歲這年,王傑從香港來到台灣。

一次下班,他看見一群小混混在對一個年齡相仿的女孩動手,骨子裡仗義的王傑出手相救。

兩年後這個女孩就成為了他的妻子。

但婚後不久,妻子因種種原因迫不得已離開了他們,剛滿20歲的王傑成了單親爸爸。

為了養活女兒,他做過油漆工,溜冰教練,計程車司機,最後當上了駐唱歌手。

最困難的時候,他把一碗陽春麵分成兩份,把滷蛋和大份給女兒,可乖巧女兒卻拿筷子戳著滷蛋說:

「爸爸你吃一半,我吃一半,你先咬一口。」

王傑撫摸著女兒的頭,哽咽落淚。

成名後,他想送套房子補償前妻,被她家人婉拒地說:「你能來看她就很感謝了。」

這次的遭遇成了王傑一生的遺憾,《她的背影》就是這段感情的真實寫照。

她的背影,已經慢慢消失在風中

只好每天守在風中,任那風兒吹

風兒能夠讓我想起,過去和你的感覺

這首歌曲調哀婉,透著一絲孤獨的悲涼,王傑更是唱出了對愛的失去、對戀人的離開的不捨。

愛情這東西就像煙火一樣,也許它確實曾經很美麗,但過了今夜也不會再有…

03

經歷半生失意,王傑憑藉獨特嗓音,很快在音樂上嶄露頭角。

1987年,音樂製作人李壽全把他推薦給滾石唱片。但當時的滾石旗下已經有了齊秦,不需要第二個情歌王子了。

走出滾石,王傑成了李宗盛口中說的:「永遠的遺憾,錯過了一個天王巨星。」

後來,王傑在好友舉薦下加盟飛碟唱片,同年推出第一張專輯《一場遊戲一場夢》。

主打歌《一場遊戲一場夢》、《忘了你,忘了我》,更是其他歌手捨棄的歌曲。首張專輯發行前,很多人用輕蔑的口氣問:「估計能賣出多少?」

王傑認真地答道:30萬張吧。

一個初出茅廬的新人能做到10萬張就很不錯了,你想紅想瘋了吧!王傑也成了大家的笑柄。

但這次老天卻對王傑格外的開恩。

專輯一經推出就風靡亞洲,雄踞台灣排行榜榜首半年之久,還創下了1800萬的銷量紀錄。

深沉憂鬱的外表,伴著沙啞滄桑的嗓音,配著扎心的歌詞,浪子的形象躍然紙上。突然,王傑就紅了。

雖是偶然,實則必然。

有人說,從來沒有像喜歡王傑這樣,喜歡過任何一個歌手。因為王傑唱的不是歌,而是他對生活的百般領悟。

在《一場遊戲一場夢》裡,王傑把從小時候以來的傷心、絕望、失戀和回憶全部雜糅在裡面,每唱一句都牽動著痛苦的神經。

說什麼此情永不渝,說什麼我愛你

如今依然沒有你,我還是我自己

緊接著,他又出了《忘了你忘了我》、《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》等數張唱片, 在他最火的時候,張曼玉是他MV裡的女主角,劉德華還是他身後的小跟班。

彼時,台灣歌壇唯一能與四大天王抗衡的,只有王傑,而四大天王發行專輯,也要避開他的鋒芒。

走過歲月滄桑的他,終於迎來屬於自己的黃金時代。

04

成名後,王傑遇到了人生中第二任妻子,模特兒莫綺雯。

當年他們的婚禮轟動一時,經紀公司更是利用這次婚禮為王傑策劃了「浪子回頭,英雄歸來」的形象。

於是,那首充滿溫情的《回家》誕生了:

回家的感覺,就在那不遠的前方;古老的歌曲,在唱著童年的夢想。

這首暖心的歌曲讓王傑登上1993年春晚舞台,也讓大陸歌迷認識了這位來自寶島台灣的傳奇歌手王傑。

走紅大陸的王傑,變得更加忙碌,最多的時候一年出四張專輯,幾乎全年無休,而鮮花和掌聲的背後,是外人看不到的疲憊。

外人眼裡,他是歌王,其實他的精神早已瀕臨崩潰的邊緣。身體也出現了狀況,一天吃不到一口飯,一吃東西就吐,整個人只剩下80多斤。

最後,王傑不得不宣布退出歌壇,遠赴加拿大療養。

原以為走下歌壇,生活歸於平靜後,會和妻兒過上歲月靜好的生活,但讓人唏噓的是,這段世紀婚禮,在四年後以離婚而收場。

曾經許多白頭到老的愛人,最後只留下一句「覆水難收,愛悠悠,恨悠悠。」

最讓王傑痛心的是,兒子判給了妻子,而他,只能在500米外探望。

在回香港的飛機上,王傑想到以後和至親骨肉變成陌路,決堤的淚水,像斷線的珍珠流了一地。他一邊哭,一邊用顫抖的手寫出了那首《如果我老了,你還愛不愛我》。

當你長大後,會不會記得我

多年之後,當提起已十幾年未見面的兒子,淚水溢滿了眼眶,他勉強微笑,聲音顫抖地說:

「自己是一個好爸爸,但不稱職。」

05

演藝圈是最無情的場所,曾經那些爆紅的明星們,聚了又散了,來了又走了。

2000年,沉寂許久的王傑強勢復出,加盟英皇唱片,但樂壇已是另一番模樣了。

而王傑在香港紅磡連開三場演唱會,相繼發生了有位置買不到票的荒誕「扣票事件」,這讓他的名譽一落千丈,還遭到了英皇的雪藏。

有關他的多是負面傳聞,那段日子王傑經常吞雲吐霧,坐著陽台上,想起這些年的經歷,彷彿像夢一場。

親情的冷漠,愛人的背叛,事業的不順,這人世間的種種悲慘像約好的的一樣,前仆後繼的落到他一人身上,在傷心無望的時候,王傑寫下了那首《傷心1999》。

傷心1999,算了天長地久

不過是拚命追求喜新厭舊的年頭

我的愛對你來說,如果是顆壞東西

殘局我來收

然而,命運對他的殘忍依然沒有結束,在事業剛要回暖時,王傑卻遭陷害。

一口飲料下去,他的嗓子突然發熱漲痛,雖然保住了命,但嗓子卻壞了。

對於一個視歌如命的人而言,嗓子壞了,意味著世界的崩塌,王傑多少次哭著從夢中驚醒。

但是,他愛音樂,他還想唱盡人事滄桑,消失的兩年時間,他努力研究用肌肉發聲的辦法,雖然痛苦,但從未放棄。

可無論他怎麼努力,嗓子再也回不到從前,他失望、失落甚至絕望。

但,王傑還想唱歌,想唱給那些飽經滄桑的人,想唱給那些靈魂無處安放的人。

06

2009年王傑再次出現,他用破碎的嗓音帶來了一曲《我知道我是一個已經過氣的歌手》,只歌名看了就心痛。

你也曾對我,無怨無悔的愛過

直到我閃亮的眼眸,不再光芒的時候

你的笑容,離開了我的左右

復出後的王傑,舉辦了個人演唱會,但演藝圈是一個勢利眼的地方,從來都是得勢時高朋滿座,失勢時無人問津。

在演唱會上,無一人來助陣,王傑用渾厚的嗓音傷感地說:「我沒能請到嘉賓來助場,對不起。」

全場紅著眼眶含熱淚,大喊呼喊:

「我們是來看你的,不需要嘉賓!」

聽到這裡,他已泣不成聲,原來即便被全世界拋棄了,你們依然不曾離去。

在北京站,當王傑用那不再完美的嗓子,唱著《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》高潮時,感到有些吃力。

這時,感人的一幕出現了,全場數萬人大合唱,聲音響徹場館:

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黑暗之中,沉默地探索你的手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明天的我,又要到哪裡停泊

你不能唱不要緊,我們陪你一起唱,王傑瞬間淚如泉湧。

07

雖然,他有鍾愛自己的粉絲,他也想努力唱出好的歌曲,但這些年王傑太累了,遊走在紛繁複雜的演藝圈,他像個孤獨的老人,無人訴說。

終於,王傑厭倦了這樣的人生。

2017年6月10日凌晨,他在微博上寫道:

「失去的嗓音如同失去的時間一樣,失去了就是失去了,再也回不來了,早該明白的。」

幾天後,王傑在《金曲撈》上突然宣布,這是最後一張唱片,唱完了我就會離開了!

不要談什麼分離我不會因為這樣而哭泣那只是昨夜的一場夢而已

王傑就像俠客一樣,陪伴了歌迷三十多年,當離開的那一刻來臨,我們竟是如此的不捨。

相比他的嗓子,王傑更害怕的是,覺得自己配不上那些熟悉的老歌了。

評價王傑,有人說:

「如果你沒有自卑過,你不會理解王傑的憂鬱;如果你沒有放手過,就不會理解王傑的灑脫;而如果你沒有過堅持,更不會理解王傑的勇敢。」

這是一個多情的年代,也是一個無情的年代,我們擁有一切,我們也一無所有。

一出道,在眾人不屑的眼光中,王傑首張專輯就轟動亞洲,遭到全面瘋搶,獲得巨大的成功。

如今,三十多年過去,這個兩鬢斑白歷經滄桑的男人,扯著破碎的嗓音,多少有些無奈地告別了這個鐘愛的舞台。

一代歌王,就此落幕,只留下一道滄桑孤獨的背影。

自古紅顏易老,英雄遲暮,都是世上最無可奈何的悲哀,即便曾經叱吒風雲,也難逃冥冥之中的宿命。

過去的一切,愛也好,恨也好,傷也罷,痛也罷,一切就讓它留在過去!

看淡世間冷暖,人生百味的王傑,內心依然足夠硬氣,還是那個放蕩不羈的浪子歌王。

繁華落幕終有時,浪子孤獨把夢醒。人生如遊戲,一場遊戲一場夢,而已!


參考來源 : 今日頭條
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